●精分
●喜新厌旧,反复无
●爱之深,虐之切

关于

【止鼬】黑色指甲油

  没想到居然在4月1号这种日子发了自己的第一篇止鼬文TVT

———————————————————————————————————

  鼬正巧因为晓的任务回木叶一趟便碰上止水休假的日子,不可谓不是一个令人高兴的巧合。

  “呦,小鼬!”

  远远的,鼬看到止水笑着朝他挥手。因为是休假的关系,止水没有穿上忍马甲,还是那套熟悉的便服。不过,鼬总觉得止水的头发好像长了,被护额一股脑推上去的前额卷发凌乱地翘着。

  止水的那头卷毛在众多黑长直,黑短炸的宇智波里还是很出名的。站在一群宇智波里,这头稀有的卷发永远都是第一个被注意到的。

  鼬还记得,止水小时候曾经因为这头不怎么宇智波的卷发很是困扰,但试了很多方法都没办法把头发捋直,最后只好无奈放弃。索性,后来在得知二代目手下优秀的左膀右臂镜大人也是一头不怎么宇智波的卷发后,止水便释然了。

  除了卷发,有关于止水另一个不怎么宇智波的属性大概要属那灿烂无比,仿佛得到四代目亲身传授的闪耀笑容。

  被冠以宇智波最强名号的男人,看起来却不像个宇智波,这一点,多少让宇智波族人有些汗颜。

  说起来,他很少见到止水褪下护额的样子,偶尔几次也只是见到了背影。

  多少,还是会有点在意这种事吧,对于鼬来说。

  因为止水是他一直注视的人啊,一直仰慕着,看着他的背影。如果能看到不一样的止水的话,或许会有更亲密的感觉吧。

  “小鼬,在想什么呢?居然在大街上发呆,真不愧是小鼬呢。”

  耳畔传来音色跳跃的话语,鼬猛然回过神来,视线普一触及止水的目光便有些不好意思地微微偏头。

  “嘛,说起来,我好像还是第一次看小鼬穿晓的制服呢。”

  鼬看到止水捏着下巴,视线在他身上上下逡巡着,不时还自顾自地点头,嗯嗯几声。不知怎么的,鼬感觉自己浑身的皮肤都好似被迅速点燃,热得莫名其妙。

  “……止水。”

  “诶,我在呢!”

  鼬捏了捏藏在宽大晓袍袖子底下的手指,抛掉那些莫名其妙的情绪,终于能够平静地和止水对视,说话。

  “止水是出门逛街?还是……”

  “逛街……算是吧,有一段时间没好好看过木叶了。不过重点还是去买三色丸子!”止水笑起来,引得鼬也浮起浅淡的微笑。

  拥有共同的喜好,他和止水。

  “鼬也一起去吧,顺便看看木叶,你也好长时间没回来了。”止水虽然是笑着说这句话的,但却有种不容拒绝的味道。

  鼬点点头,想着止水都这么说了,他怎么好驳他的面子。

  他身上的晓袍十分扎眼,每每引得路人多次回眸。止水笑着说,小鼬现在这个样子可是帅气得不得了呢。随即话锋一转,又说,不过还是暗部的服饰最适合你了。

  鼬乍然看向止水:“…………”他很想问,止水你是不是对我很失望,是不是对我离开木叶,加入晓,很不满。

  因为你一直都觉得,在暗处保护着自己重要的东西,保护家族,保护村子,才是真正的忍者。而我……

  “小鼬,快点,三色丸子就要卖光啦!”

  还沉浸在自我怀疑中的鼬突然被止水拉起一只手腕向前方飞奔而去,只可惜,即便是拥有瞬身之名的止水,也只能在最后一盒三色丸子卖掉之前赶到店铺门口。

  “哎,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谁叫咱们木叶的三色丸子这么好吃,很快就被抢购一空也是理所当然的。”止水握着丸子盒,看看鼬,将纸盒递到鼬面前。

  鼬惊疑:“止水?”

  止水笑着说:“小鼬吃吧。”

  “不行,这是止水买的啊。”

  “就当是见面礼嘛,而且我明天再来也没问题的。好啦,小鼬就别推辞了!”

  被强硬地塞了三色丸子盒,鼬只是呆呆地拿着,小声喊着:“止水……”

  “我在呢,小鼬。”

  “我……”

  “怎么了吗?”

  面对止水此时温暖柔和的笑,鼬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止水忽然伸手揉揉他的头发,“吃吧,难得回来一趟。”

  鼬心里陡然蒸起一种无力感,他有很多话想对止水说,他想告诉止水他在外面修行的成果,好多好多……

  但是……说不出口啊,已经没有这种立场了吧。

  鼬默默捏起一串三色丸子,举到眼前,慢慢放进嘴里。

  “诶诶诶,鼬涂了指甲油吗!!”止水微睁双目,新奇地盯着鼬的手指。

  “这个……”

  “还是紫色的呀。”

  “是晓的规矩……不是我自己……”

  “很不错啊,我是说,这个颜色。你们晓还挺时髦的嘛。”

  “……嗯。”

  “好,决定了!我们一起去选购指甲油吧!”

  “誒?!”

  所以说,最后居然会和止水一起去精品屋挑选指甲油,这种事,怎么都觉得可不思议。再一说,这种转变也太过突然了,以至于就算是鼬也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但是鼬发现止水相当兴奋,简直可以说是兴趣盎然了。鼬从来不知道止水对指甲油这种小东西也会感兴趣。

  他们站在精品屋里,止水微微弯着腰浏览架子上那些包装精致的小东西。

  精品屋的灯光是暖暖的橙色,令人心情舒畅愉悦,连带着情绪也被挑高。

  这也是一种商业手段吧,不过这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和止水,在这种温暖的精品屋里,沐浴着暧昧的气氛,就像是在约会一样。

  鼬被自己这样的想法吓了一跳,只得下意识找了个物件存放视线。

  逾越了啊,鼬,不能这样。鼬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止水这时便拎着两瓶指甲油举到鼬面前,摇摆不定地问着:“这两种颜色,小鼬喜欢哪个?”

  两瓶指甲油,一瓶深紫泛着黑,一瓶则黑得浓郁无杂色。

  止水苦恼地说:“我觉得黑色更称小鼬啊,但是小鼬现在用的应该是深紫色。嗯……小鼬觉得呢?”

  “不用这么麻烦的,止水。”

  “那怎么行,来都来了,就要挑喜欢的嘛。所以说,小鼬喜欢哪个,不是非得我手上这两瓶也可以的啦。”

  “止水……”

  “嗯?是不是小鼬也选择困难。也是啊……不好选择呢。哎,要不这两瓶都买下来好了!”

  鼬在止水期待目光的注视下,只得点点头。

  最后,从精品屋出来,鼬的手里顺利提着一个精致的小袋子。

  “小鼬会在木叶停留几天?”

  “明天就要离开。”

  “这样啊,那小鼬今晚是在宇智波宅住吗?”

  鼬摇了摇头:“因为有一同出任务的队友,所以不便住在家里。”

  止水若有所思地说:“队友……吗”

  “止水?”

  止水自然地捏了捏鼬垂在颈间的发辫,笑着说:“不,没什么。小鼬住在哪个旅店?我送你回去。”

  “嗯,不是很远。”

  鼬留宿的地方就在距离三色丸子店两条街的地界,是十分普通的旅店。难以想象名门出身的大少爷会住得惯这种平民住处。

  止水安静地走在鼬身边,说起来,他们两个从来都是并肩同行。鼬不太喜欢走在止水前面,而止水也不会落在他后头,看起来总是那么有默契。

  路边店铺的欧巴桑们亲切地和止水打招呼,却都用一种疑惑地目光打量他身边的人。

  鼬微微偏着头,用头发挡住那些探视的目光。他猛然想起来,距离他当初离开木叶,居然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

  却不料止水拉着他一路给欧巴桑介绍过去。

  这是鼬哦,没错,就是那个鼬啦。

  对的对的,就是富岳大人的长子,我们宇智波家的天才忍者。

  因为经常不在村子里,欧巴桑们不记得也是理所当然的啦。再说,小孩子这些年可是长相变化最大的呢,

  …………

  止水这么一番解说,居然也起到了不小的效果。欧巴桑们统统用一种慈爱地目光看向鼬,让鼬觉得非常不好意思。等他们抵达旅店门口,止水手里已经捧了不少欧巴桑们赠送的小零食。

  “哎呀,看来还是小鼬长得讨喜呢。像我就从来没收到这么多东西。”

  鼬实在哭笑不得,邀请止水进了屋子。

  止水把手里的东西搁在旅店客房的桌子上,扒拉出袋子里的水果去卫生间洗干净又再端出来。

  “来啦,小鼬,快点吃了。”

  某种程度上,鼬真的很听止水的话,又或者该说,这种顺从是建立在一种超乎想象的信赖和仰慕里。

  鼬伸出手,拾起一枚红色果子,看起来汁水果肉会非常甘甜。

  止水笑眯眯地看着他,“小鼬的指甲油感觉快要褪色了呢。”

  鼬立马盯了眼手指甲,想起自己确实很长时间没有打理了。

  止水拉过鼬,将他按在身前的椅子上,从精品屋的小袋子里找出附赠的卸甲水,托起鼬的一直手,笑笑说:“我给小鼬涂新的指甲油吧!”

  “?!”

  鼬感觉自己被止水握住的手在不受控制地发烫,而止水正埋着头,专心致志地处理指甲。

  稍显湿冷的卸甲水的触感从指尖传递到神经中枢,鼬立马浑身都紧绷了起来,却又极力让自己那只被握住的手处于正常放松的状态。

  止水的动作很笨拙,很明显,他对这种事并不熟练,但他专注又认真,仿佛在研习最深奥的忍术卷轴。

  终于,止水将鼬十根手指上的指甲油都卸干净,拿起了小油刷。

  “小鼬,我要开始咯。”

  “……嗯。”

  “诶,我还是第一次给别人涂指甲油呢,技术肯定很烂,小鼬可千万不要嫌弃我。”

  “不会的。”因为是止水啊。

  “那小鼬要紫色还是黑色的?”

  “……黑色吧。”

  “好!”

  小油刷第一次刷上指甲时,仿佛有一小串电流从指尖窜出,一路窜上心头,沿途麻痹所有神经。

  战栗的……酥麻的……难以言喻的……

  鼬将低浅的呻吟声压在喉咙底部,差一点没办法维持正常的面部表情。

  “小鼬,在晓还开心吗。”

  谈不上开心或者不开心。除了组队出任务的队友,晓的成员们很少聚集在一起,他和那些人的关系并非伙伴,更谈不上是朋友。但是,既然止水这么问的话。

  “嗯,还行。”

  “小鼬说还行的话,那就是很开心咯。开心就好,我很担心你呢。”

  “止水?”

  “因为小鼬很优秀,所以不懂的爱惜自己。”

  止水小心翼翼地将黑色油料染在指甲上,露出一个无奈的笑:“我很担心你不眠不休地去完成任务,担心你只用兵粮丸果腹,担心你即便遇到大危机也不愿意撤退,担心你在晓里没有说话的朋友,担心……最后迎回木叶的是你的尸体。”

  “但是,因为小鼬也同样是优秀的忍者,所以我做不到劝阻你停下脚步。”

  鼬触及止水抬起的眼眸,那双黑色的瞳孔里承载着太多太多的情绪。意识到止水对他有这么多关注的鼬只觉得心脏阵阵钝痛。

  对不起啊,止水,真的……对不起……我也是想和你一起的,你能感受到我的心情吗……

  十根手指的指甲都顺利涂上黑色,止水的手顺着鼬的掌心划过,揽上了他的背。鼬顺从地借力依靠在止水肩头。

  “很累了吧,小鼬,辛苦你了。”

  “不……”

  “就算小鼬非常优秀,也不能太乱来啊,知道吗。”

  “止水……”

  “嗯。”

  “止水……”

  “我在这。”

  “止水……”

  “睡吧,我就在这里,哪也不去。”

  “嗯……”

  ——————————

  “鼬先生,鼬先生?”

  鼬从一片混沌中醒来,慢慢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漆黑斑驳的石壁天花板。他默默抬起手,手背翻转到眼前。

  紫色……

  原来,只是一场梦啊。

  止水他,早就离开人世许多年了。

  “鼬先生,我感知到佐助的查克拉了,他在朝这边过来。”

  “嗯。”

  鼬抬眸,视线穿过空旷的中庭,一瞬间仿佛在朦胧处看到了那个一头卷发的男人。但下一刻,这种海市蜃楼般的景象便被汹涌的血腥味驱散得一干二净。

  抱歉啊,止水,再等我一会儿吧。

  这次,换我去你那里。

  

  >>>>>>>>>

  

  

  

评论(15)
热度(79)
  1. 孫在心为遜司零 转载了此文字
    钝痛!止鼬就不能给糖嘛😂

© 司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