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分
●喜新厌旧,反复无
●爱之深,虐之切

关于

【佐鸣】偏差之梦(一)

时间线为佐助换眼期间

梦中平行世界

晓鸣出没

毫无逻辑,很OOC,只是想让佐助瞧瞧鸣人黑化不比他差

雷者勿入

 

------------------------------------------------------------------

 

佐助能够感觉到来自鼬的写轮眼的力量。

清澈的,平静的,温暖的。鼬的瞳力。

然而,佐助却愤怒于这股瞳力中的温和。

为什么!为什么事到如今,承受了这么多痛苦,哥哥的瞳力依旧没有恨意。

他无法理解哥哥,他无法理解这个世界!

人一旦深处黑暗,思绪便会不由自主地开始泛滥成灾。

他的脑海中充斥着杂乱无章的影像,有族人灭绝的那个血色之夜,有哥哥的眼泪,有父亲的严厉,有母亲的温声笑语,还有第七班……

有关于鸣人的记忆开始嚣张地攻城略地,那个只会喊着要带他回木叶的吊车尾,笑的,哭的,大叫的,奄奄一息的,长大后的,逐渐变强的……

他亲手所斩断的那些羁绊,在这个漫长的黑夜里,忽然冷酷地缠上他的思绪。他以为那些羁绊早已被他一刀两断,却没想到,再细微的蛰伏,一旦沐浴到怀念的光,便要张牙舞爪地迅速生长。

【也许,到了另一个世界,我不再是九尾人柱力,你也不再是宇智波,我们就能够互相理解了】

【一起死吧,佐助】

鸣人说这些话时,几近失明的视力让佐助已经看不清楚鸣人的表情。在他的眼前,那个金发笨蛋就像一个重叠的虚影,随时都可能消失不见。就连声音也仿佛是从渺远的世界传来。

鸣人在想些什么,他这个笨蛋还会动脑筋吗?这根本不可能。他明明只需要在自己复仇木叶时,被自己打败,或者打败自己。

相互理解这种东西根本不需要!

不,不要试图说服我!

我是真正的复仇者!

复仇者不需要理解!

而我们,也不再是朋友了,鸣人。

宇智波将在木叶燃烧殆尽的灰烬里新生!

 

没错,拥有了哥哥的眼睛,获得新力量的自己,杀了鸣人,这个世界再没有人能够动摇他。

 

脑海逐渐放空,佐助任思绪平静,陷入梦的混沌中

 

————————

 

宇智波佐助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蛇窟的天花板,这个景色他曾经看过三年,再熟悉不过。

他坐起身,视线环视,最后确认,这里是他在蛇窟里的房间。

宇智波佐助第一时间判断自己是否中了幻术,但下一秒他便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他的身子在不由自主的行动。

不,或者说,驱使这个身体的意志并不是他。

接下来的事很快应证了他的认知。

杀大蛇丸,吞噬大蛇丸的力量,解放水月。

这都是他曾经做过的事。

这是梦吗,他穿越时空回到过去,藏在了曾经的自己的意识里。

哼,让他亲眼看看以前那个愚蠢的自己吗。

无聊——

 

他和叽叽歪歪的水月上路去寻找再不斩的斩首大刀,连通波之国和外界的那座大桥却并非他记忆中的“鸣人大桥”。

这个世界开始逐渐展露在他眼前,带着相似却充满违和的感觉。

蛇小队成立后,开始四处探听晓的情报,以求找到鼬的踪迹。

在多方打听后,他们终于得知鼬于前几日曾在一个名为豆取的村庄逗留过,而那里距离波之国并不遥远,以忍者最快的脚程赶过去,即便鼬已经离开,也足够探得更多消息。

他们立刻动身前往豆取。

那是一个很小的村落,盛产红豆,村民们都十分擅长红豆相关的料理,最为著名的便要数红豆香团,是豆取引以为豪的手艺。

鼬果然已经离开,但是蛇小队也很快找到鼬居住过的民宿。

佐助听到自己问民宿的老板:”他是一个人来的吗。“

老板摇头,“两个人啦,因为他们穿着同样的衣服而且一直在一起,所以应该是同行的同伴什么的吧。”

“另一人长什么样子,你见过吗。”

“嗯,另一个人啊不太喜欢说话也很少露面,预订房间和其他事情都是年长的那位黑头发的客人在做。不过他们来订房间的时候正巧是我亲自接待的,所以差不多算是见过那孩子的长相。”

“差不多?什么意思。”

“因为只是很短时间的一撇,而且他穿的袍子遮住了半张脸,看不清全貌。但是你要找他的话,应该不难。那孩子啊,有一头不常见的漂亮金发呢。”

等等,和鼬一起的不是鬼鲛吗?鬼鲛可没有老板嘴里所说的那种,不常见的漂亮金发。

所以,这里并不是他所知道的那个世界吗,佐助心想。

蛇小队根据老板指点的鼬离开的方向追过去,凭借香菱的感知能力,他们终于在远离豆取的森林里发现对方的查克拉踪影。

并且对方没有移动!

蛇小队飞速接近目标,在佐助视野可见的地方,一个穿着黑底红云长袍的身影坐在树下一动不动。

“他周围没有其他人。”香菱推了推眼镜,说道。

佐助用写轮眼搜寻一番,并没有发现那人附近有任何带有查克拉的陷阱。

“走!”

佐助一身令下,蛇小队四人立马飞跃至那人身边,呈包围状分散而立。

那人靠坐在树干上,头微微歪着,从佐助的视角可以看到他戴在脖子上的护额一角,即便只是一角,也足够佐助看到那被一道深痕划开的木叶标志。

民宿老板口中那头不常见的漂亮金发因为他歪头的动作而向一侧垂落着。

他安静地躺着,看起来毫无生气,只有微起伏的胸口证明他尚有呼吸。

水月不耐烦地双手抱胸:“把他弄醒还是杀了他?晓的人不会弱到我们都现身了还在优哉游哉睡觉吧。”

香菱哼了声:“你怎么知道他什么准备都没有,这可是晓的成员!”

重吾点头:“晓的人都不会简单。”

水月说:“啊啊,那怎么办,难道我们就在这等他睡醒?!”他说完便转向佐助:“佐助,怎么办?”

佐助:“…………”

如果藏在这个身体里的佐助的意识有实体的话,那么应该同样一个字说不出来。

不,或许只有他的意识才会有这么强烈的情感波动。

这不可能!

佐助觉得自己一定是中了某种幻术,一种凌驾在他瞳力之上的幻术!

眼前的人,怎么可能会是真的……

漩涡鸣人……怎么可能会是晓!

“嘛,算了,让我把他砍醒!”水月舞起大刀,猛然跃起,重重砸向正酣睡的人。长刀在半空中忽然像是陷入绵软的肉壁,一下便被吸住,动弹不得。

“砰”一声,只见六条黑色符文突然从那人身下蔓延而出,破开土层,凌空飞起,瞬间围成一个庞大的球形结界。而受到水月斩首大刀攻击的部位,黑色符文像是张开了一道道嘴巴,将刀刃死死咬住。

“什么!”水月一惊,想要立刻脱身离开,却发现自己没办法将大刀拔出。

香菱瞳孔骤然收缩,“这是……这是封印术!”

重吾疑惑道:“封印术还能这么用吗?”

香菱大喊:“笨蛋,你知道什么,封印术,顾名思义,只要张开结界,不管是有形无形的东西都能封。水月那个超级笨蛋,已经中术了。”

“哦,你知道得还挺多。”一道略有稚嫩却压低声线的声音传来,将众人视线吸引过去。

封印结界里的人缓缓睁开双眼,那是宛如三月晴空的眼眸,是纯净的蓝色。然而,却让人感觉不到暖意,那晴空没有太阳,那瞳孔深处在下雨。

他站起身,拍了拍袍子上的泥土,好整以暇地端正视线。他的目光落在佐助身上,露出个了然的神色。

“这不是鼬的弟弟吗。”

佐助听到自己冰冷的声音:“鼬在哪?”

“同期哟,多年不见,还是这么冷淡。”

“废话少说,告诉我鼬在哪!”

“一个个都是这种死样子,不管是鼬还是你,所以说我最讨厌的就是姓宇智波的。”

“漩涡鸣人,你到底说不说。”

“呵,这种口气,我可是会生气的,宇智波。”

漩涡鸣人冷哼出声,左手一挥,被吸在结界里动弹不得的水月立马被震飞。

“这么说,你是不打算老老实实说出鼬的下落了。”佐助背过手,抽出草薙剑,转瞬,剑身便附上了一层雷电。

“那就让你不得不说!”

黑色符文迅速从漩涡鸣人的脚下退回至他的身体内,他的嘴角勾起一个浅笑。

“想打架?既然鼬不在,我就替他教训教训你这个愚蠢的弟弟。”


>>>>


PS:一直对漩涡一族的封印术很感兴趣,要是没被灭族,绝对是恐怖的存在……看看九尾,说封就封,还能切断写轮眼对九尾的控制,总之就是各种BUG式存在。

其实,我只是想写黑鸣,想写晓鸣。看TV剧情看得我也黑化了!


评论(18)
热度(64)

© 司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