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分
●喜新厌旧,反复无
●爱之深,虐之切

关于

【佐鸣】器灵(二)

  


       佐助是个温柔的人,鸣人一直都是这么觉得的。


  对于鸣人来说,这个世界是孤独的。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也没有任何朋友。找不到自己存在的价值,也没有能够为止而奋斗的重要的东西。后来,稍微懂事后才想要成为葬师,成为能够被大家都认可的人。他为此而有了活下去,并且拼尽全力的动力。他自诩是个绝对不放弃,怎么也不会被打击到的小强,但有时候坐在空荡荡的小房间里,还是会感到寂寞。年幼的鸣人还没办法用言语来形容这种感觉,只觉得自己像是泡在一汪深不见底的冷泉里,所有热闹和欢乐都被隔绝在水面外,他拥有的只有黑暗和冰冷。


  因为年纪太小,反倒更能随随便便忽视这种压抑的负面情绪。对于他这样的小孩来说,丢给一本jump漫画也能一个人看上一整天。


  所以,鸣人笑着对自己说,只是偶尔会觉得孤单寂寞啦。


  直到十二岁时,他有了自己的器灵。


  结契的时候要割一块肉,放一碗血,这些都让鸣人眼泪汪汪了好久。他觉得好痛,什么器灵啊,他根本就不想要。


  但是没办法,纲手老太婆脾气更不好,要是忤逆她,接下来要吃的拳头可能更可怕。


  在失血过多的情况下迷迷糊糊做完了契约仪式,他自己都不晓得是怎么说完那么冗长的咒语的。他很想睡觉,但是手臂又很痛,仪式完成那一瞬间,脑袋好像突然连上了一条纤细的丝,有淡淡的暖意从丝的另一端源源不断传递给他。仿佛重新回到了母亲的羊水中,那般安全的温暖。


  这是极其微妙的感觉,并非肉体上的联系,而是精神和灵魂的相连。从此,他们会是灵与肉的伴侣,比此世间任何一个人都要亲近彼此。


  或许是这初次的体验给了鸣人过于深刻的印象,后来不管佐助做了什么,鸣人一直坚信着,佐助还是那个会传递出暖意之源的他。


  鸣人看到一缕青烟从手中草薙剑飘出,青烟越聚越浓,最后塑成一道人形。


  草薙剑端庄而锋利,简洁优雅,就像佐助本人。佐助黑发黑眸,高鼻薄唇,穿深蓝色浴衣,眼神像草薙剑出鞘时泄出的剑光,带着披靡的冷意。他清瘦又高挑,看起来像个古老的贵族武士,该有的矜持、骄傲、强大都显露无疑。


  小孩子都崇拜又酷又帅武力值又高强的男人,当时作为小屁孩的鸣人也不例外。只是当佐助眉头一簇,抱着胸,盯一眼鸣人,嫌弃地说出[这就是我的结契人?怎么看都是个笨蛋吊车尾吧],鸣人觉得他的器灵真是个讨人厌的家伙,他不要喜欢他!


  但是后来啊,在他一个人孤零零吃泡面时,有了佐助陪他,虽然佐助只会在一旁冷嘲热讽他最爱的拉面毫无营养,垃圾食品。他被同学欺负时,是佐助一个冷眼扫过去,把所有人都给吓跑,虽然事后佐助会用更恨铁不成钢的口气骂他是个吊车尾,身为宇智波一族的葬师居然被那些九流角色欺负。他在苦哈哈准备葬师资格考试时,也是佐助陪他练习,指导他写作业,给他批试卷。


  原本只有一个人的世界里,渐渐的有了佐助的身影。


  佐助嘴巴很坏,总是把人气得要死。


  但他们可是灵魂交融的伙伴啊,鸣人能感觉到,佐助想要传递给他的那些温暖。


  因为我们都是这么的孤单,假如一个人便会被这世间的寒意所冰冻,那么两个人拥抱在一起,就可以相互取暖了。


  鸣人几乎没有想过佐助会离开他。直到他参加三代目的葬礼。那时他才明白,原来器灵也是会死的。而葬师死亡的概率比器灵更大。


  鸣人几乎是茫然地问佐助,以后我们也会是这样吗。参加毫无休止的战斗,直到死亡的那一天。


  佐助没有马上回答鸣人的话,他只是把鸣人眼眶里转啊转的眼泪擦掉,说,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吗,死算什么。


  鸣人呜咽着说,可是……可是,要是我死了,你怎么办。


  佐助蹲下来,视线降到和鸣人同一水平线,他双手固定住鸣人的头,让他不能随便偏转。佐助说,鸣人,有我在,你不会死的。


  十三岁的鸣人眼泪吧嗒吧嗒地掉,满脑子只想着,自己要是死了,佐助又要回草薙剑里睡觉了,又要变成一个人了,那该得多孤单寂寞啊。一想到这里,鸣人就特别伤心,眼泪掉个不停,根本没听到佐助到底在说什么。


  佐助无奈摇头,把鸣人抱在怀里。器灵的身体是没有温度的,但至少这个动作应该会有安慰的作用吧。


  那时的佐助在想些什么呢,鸣人不知道。他只是想着,自己一定要变强,一定不能死,也不要让佐助死。


  十六岁的时候,他终于成为一名真正的葬师,陆陆续续能够完成一些猎杀任务。


  从学生的世界走出,鸣人终于发现,这个世界是充满着恶意和死亡的。他总是在失去同伴,参加一个又一个葬礼。而灭杀恶鬼和憎兽后,那些汹涌的憎恨之意每每令他浑身发冷。他做不到冷血无情,也没办法麻木不仁。


  为什么会有这些东西,会什么总有恶意在世界各地滋生,难道不能从根本源头来消灭吗。永远只是在憎兽产生后才去消灭,为什么不去化解普通人内心的憎恨?


  鸣人无法理解。


  他感觉自己的内心在动摇。


  佐助说他这都是无聊的同情心,过多的怜悯只会阻碍成长。


  佐助要他抛弃掉那些无谓的感情。


  鸣人觉得佐助说的不对。佐助为什么无法和他感同身受?他们可是灵魂相连的人。为什么没办法做到相互理解?


  或许从那时起,佐助看他的眼神便有了变化吧。鸣人觉得自己实在太过于迟钝,没有发现佐助的改变。


  佐助觉得自己因为同情那些化为恶鬼的人,因为有了怜悯之心,所以变弱了。


  佐助需要的是强大的葬师一起为宇智波的覆灭复仇,而杀意不再干脆的自己已经不再是最好的伙伴了,是吗?


  那一剑,真的很痛啊,佐助。


  我有多痛,作为灵魂伴侣的你,一定能感受得到吧。


评论(2)
热度(34)

© 司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