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分
●喜新厌旧,反复无
●爱之深,虐之切

关于

【佐鸣】器灵(三)

      结契的器灵或葬师其中之一身死,契约自动消失。器灵重新成为无主之器,葬师则恢复自由之身,被称为断契。


  器灵与葬师之间的契约作为灵魂咒约,不管是作为祭品的人类的精血与肉,还是作为交换的逆天力量,都是禁忌般的存在。


  这种需要复杂的仪式以及带有生灵生气的祭品的契约,结成的代价是契约二人的相互制约,以让器灵吞吃自己的血肉获取力量。而人类从某方面来讲,实在脆弱。血肉的生长需要摄入足够多的营养供给,然而,即便有足够的营养,人类也没办法无限恢复。他们的细胞会老死,他们的器官会衰竭。


  普通人类活够百年尚算长寿,而对于器灵来说,百年根本不算多长的时间单位。只要他们不在战争中死亡,匹配的葬师能够一任继续一任,他们便能永生。


  普通的葬师在经年的战斗,反复的伤痛里,即便有发达的医疗,平均寿命也只在五十岁上下。而拥有器灵的葬师更是如流星般快速消逝,他们大多数在经验最丰富,体能最巅峰的三十几岁便早早过世。


  葬师们结下契约的器灵,并不是如书上般描写的那么美好动人,所谓相伴一生的灵魂伴侣。


  那是因契约而来到现世的恶魔,吞噬结契之人的寿命。


  器灵渴望人类的血肉,结契之人的精血则更加香甜美味,那是拥有相似的灵魂的味道,能从心底最深处勾引起器灵的欲望。


  契约将器灵和葬师结合在一起,同时却也压制着双方。


  这种庞大的契约,结契需要反复冗长的仪式,在契约消失时,同样会带来极大的反噬。


  无论器灵还是葬师的死导致断契,对于活着的一方都将产生极大的风险。


  那是活生生灵魂被撕开的感觉。


  佐助不知道灵魂被硬生生撕裂的感觉是什么样的,但是在他往鸣人心脏上捅了一刀,并快速离开木叶,来到大蛇丸的地盘后,他能感觉到自己在快速地虚弱。


  鸣人快死了,他们之间的联系越来越危在旦夕。但即便如此,从那将断未断的灵魂连线里还是传来鸣人剧烈的痛苦。


  他在极度虚弱中,灵魂像是被浸泡在岩浆中,每一寸都被烧灼。他疼痛地难以呼吸。


  这并非是器灵的五感,只是与鸣人灵魂连线的感同身受。但那连线如此微弱,他能感觉到的痛楚不及鸣人的十分之一。


  那么,现在的鸣人该有多痛。


  佐助闭上眼睛,器灵是没有眼泪的。


  他告诉自己,现在的痛苦不过是一瞬,忍耐过去便足够了。鸣人不会死,他对自己的剑术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没有伤到鸣人最脆弱的地方。那个家伙有漩涡一族的血脉,恢复能力比谁都要强,木叶又有纲手这样的医疗专家。鸣人绝对不会死。


  自己一直待在他身边,才会害死他。


  是从什么时候发现这一点的?大概是[写轮眼]三次进化时吧。


  宇智波被称为最强器灵一族,并非只是单纯的拥有古老血统而已。伴随着古老血统的是能够进行四次进化,一次比一次开放更强大力量的[写轮眼]。


  他的[写轮眼]进化都是在鸣人性命攸关时开启的,他能够感觉到力量的增强,与此同时则是摄取量的逐渐增加。单勾玉和双勾玉时并不明显,一直到他开启[写轮眼]三勾玉,他才感觉到鸣人正常提供给他的血液已经完全无法果腹。


  他饥渴难耐,器灵对于结契之人精血天生的欲望让他几乎难以用理智控制自己的行动。他能时刻感觉到鸣人充满活力的脉搏,以及流淌在皮肤下那血管中的甘甜的血液。而这些足够让欲望燃烧理智。


  佐助一直觉得无法控制天性欲望的器灵都是下等的,直到他自己也深陷饥渴的深渊,才明白这种煎熬究竟有多难忍。


  鸣人总是浑身散发着甘甜的味道在他面前晃悠,他什么都不知道,天真的笨蛋。


  而自己即不能让这个笨蛋滚远一点,因为这个笨蛋一定会更加靠过来问个不停。也不能装作不在乎,闻不到。因为他该死的,已经全天候处于饥饿状态。只要鸣人一有风吹草动就能彻底崩断那根弦。


  是的,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极点。他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事。然后那一天,终于发生了。


  鸣人受了伤,鲜血一直从他手臂伤口流出。


  太浪费了,暴殄天物……一个又一个词从佐助心底里冒出来。他的注意力完全从面前的憎兽转移到鸣人的伤口上。而早前喝过的[餐点]已经快要消耗光了。他现在非常,极度想要进食。


  后来,鸣人这个冲动的吊车尾不管不顾地任由伤口飙血冲上去战斗,憎兽的气刃划伤鸣人的脖子,鲜血就这么洒在了一旁的佐助的脸上。


  这一瞬间,佐助脑海中所有的理智都崩断了。


  他已经不记得后来究竟发生了什么,清醒过来后只看到身下的鸣人一张惨白惨白的脸,以及微弱的呼吸。而他自己则是久违的饱腹的满足感。


  他差点杀了鸣人……这是佐助当时脑子里唯一的念头。


  这是鸣人第一次处于这么危险的濒死状态,元凶既不是恶鬼,也不是憎兽,而是作为他的器灵的自己。


  佐助没办法接受!


  他要保护鸣人,明明这才是他作为器灵一直战斗下去的理由!鸣人将来会成为最强葬师,和他一起杀了那个叛徒。


  不,佐助绝望地想,他会害死鸣人的。这个笨蛋虽然姓漩涡,却终究只是个人类。自己只要存在一天,就要喝他的血,噬他的肉,蚕食他的未来。


  作为器灵的自己要在战场上保护鸣人,要发挥足够强大的力量,就需要从鸣人身体里摄取越多的血肉。但如果他失去保护的力量,鸣人要面对的是更加危险的战斗。


  他的存在,简直就像个笑话!


  明明他想要保护鸣人,却只是在变向加速鸣人的死亡。


  那么,器灵存在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只是单纯的消灭恶鬼和憎兽?


  宇智波家的骄傲让佐助无法认同这样的观点。


  他要报仇,但同样,他也想守护鸣人。即使这辈子,他都无法以保护者的身份待在鸣人身边。


  等他离开后,失去器灵的鸣人应该不会再被派遣A级以上的任务了,这个吊车尾就老老实实干些不用伤筋动骨的工作吧。不需要为器灵提供血肉,鸣人会活很长时间,他不是暗恋医疗部那个粉色头发的暴力女吗。说不定这会儿就能有大把时间来琢磨攻略方案了。然后就会有一个幸福的未来吧。


  鸣人,安心,这次的痛苦只是一瞬间的。继续在木叶做你没心没肺的吊车尾。


  陷入黑暗深渊这种事,我一个人就足够了。



评论(11)
热度(48)

© 司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