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新厌旧
●反复无常
●爱之深,虐之切

关于

关于箫二哥的退场,一些自己的碎碎念

  关于二哥的退场,说一些自己的碎碎念。去年十月份从开疆纪开始补到了天启,这篇小论文拖拖拉拉一直拖到现在才捡起来写完,我也是够可以了。

  ——————


  纵观霹雳上下,二哥可以说是一个很奇特的角色。定位超一线剑者,证道剑神,却是个贯彻剑非杀生的放水大王。什么知名便当都没发过。

  念着无情者伤人命,伤人者不留命这种冷情诗号,偏偏是个多情种子。

  从登场美到退场,毫无破格,还一直在升级。即便死,也是心甘情愿死在挚友之手,证道而去。这种待遇在霹雳里可以说是非常难得了。

  而更特别的是,前期长达几十集的傲峰线以及后期和朱闻相遇后的魔界线整合起来可以说完完全全是箫中剑线。

  为什么很多人觉得二哥的剧情腻腻歪歪看不下去?那是因为这一百多集的长线都是在讲世家公子箫无人是如何蜕变成剑神箫中剑的。有时我觉得罗陵真的是过分偏爱二哥,这样长篇幅的刻画一个人物的成长,然后在他行至巅峰时及时收手让其退场,让二哥永远停留在了巅峰时刻。

  霹雳有很多集,剧情特别复杂,但不管多剧情多长,大部分主线支线都是围绕着江湖纷争,阴谋诡计来进行的。即便一些支线中也包含了感情戏,但是主剧情也绝对是要围绕着最中心的主线来进行的。而在观众的观感上,不断递进的矛盾可以吸引人继续观看,而精彩的打戏也是为人啧啧称道。无疑,即便是发便当,也是轰轰烈烈了一遭。

  相比之下,二哥这边过于不轰轰烈烈,过于平淡如水,相比起保护武林,抵御反派的大义来说,二哥的剧情格局是不讨喜的小。所以大部分人都说二哥的剧情无聊,拖时间,完全是看颜值才能坚持下去。但是如果单独把二哥这条线拎出来看,不牵扯过多的其他线的剧情会感受到,这是一个从逃避到勇敢面对的成长故事。

  观众们不喜欢看角色成长,因为一个角色的成长必然伴随着角色的许多缺点被揭露。看惯了人物的杀伐果决、机敏聪慧,自然很难喜欢不那么干脆,总被多情误的二哥。但这又正是二哥特别之处,他似乎游离于主线外,但又没有完全脱离主线。他有绝顶高手的风范,但太像一个普通的人了。但奇妙的是,他甚至比剧中大部分和尚都更具一丝佛性。

  说了这么多似乎还没进入正题哈,二哥的退场,感觉至今还是有许多人不理解他为什么不听狼叔的话和月漩涡退隐,还有许多人觉得他和朱武根本没必要打那一场生死决斗。大概是二哥那磨磨唧唧的剧情让很多人快进了吧,所以才会引发这么多争议吧。

  不说朱武,单看前期傲峰线时的二哥,不管是想代父出席英雄帖,还是为了保护冷醉一直隐忍真相都很好的诠释了二哥的性格——成全,牺牲自己,成全别人。二哥太为别人着想,总是率先考虑别人如何,对自己考虑得太少。

  为什么二哥会是荒城三人组里最适合练天之剑法的人,不提悟性,光是他的性格就非常契合天之剑法所表达的剑道,天之见证就是无我无私、舍己存道。但在前期,他显然并不能很好理解天之见证的真正含义,只是光凭剑式的威力败敌。

  和六祸苍龙那一战,虽说二哥中了毒,失了天之焱,用鬼莹剑施展出天之见证也是变相放水;为什么他最后会不杀六祸苍龙?除了以他当时的状况杀不死对方外,我想另一个原因也在于他心中有恨,他对六祸苍龙的恨让他不可能发出真正的天之见证。高手总在一瞬间便知成败,想必二哥也在那时知晓,若他放不下仇恨,他的剑道永远不可能圆满。

  所以他假死成了空谷残声。

  二哥三个名字都很有意思,萧无人、箫中剑·剑无人、空谷残声。不管是哪一个阶段的名字,都给人一种强烈的“空、无”的感觉。而二哥给人的第一眼既不是冰,也不是冷,而是傲峰滤镜下的虚无缥缈。他坐峰吹箫的模样总给人一种快要成仙的错觉。

  这些其实无一不透漏着,二哥这个人,他这一生,他的剑道其实就是“空”和“无”,他必须毫无个人感情地出剑,必须舍去己身,方能成就真正的天之见证。

  但二哥是个太多情的人,他不可能去斩断他和别人的关系,也无法绝情地见死不救。所以,最好的办法,便是成全。

  许是天意如此,傲峰全灭剩一个宵,荒城全灭剩一个月漩涡,而不管他有没有和朱武成为挚友,按照他的剑道,他都是要牺牲的那个,只是在牺牲之前,他要把月漩涡从魔界拉出来罢了。他总是嘴上说不理武林之事,可和朱武旅游的时候哪次不是逛到正邪两道交战的地方看戏。他若真的不关心,何必去看,又何必让朱武去阻挡东瀛势力。

  作为当时台面上唯一能和朱武五五开的人,作为武痴传人,作为正道代表,他们必然会有立场之争。二哥和朱武的关系再好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他进行神柱计划,毁灭苦境。

  而二哥的退场在我看来也是必然发生的事。

  二哥的性格就是牺牲自己成全他人,而他的剑道也需要舍己存道,所以在这场决斗里,他一定是死的那个。

  很多人说,二哥这么长一条线难道就是为了给朱武死谏吗?

  他们都太不懂二哥了。

  二哥一直都是比朱武看得通透的那个,只是他什么都不说,总是一个人默默地扛着。他知道,这场生死之斗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根本不可能有两全的局面,除非朱武放弃进攻中原,又除非二哥坐看魔界和中原杀个你死我活。而这些都是不可能的事。

  朱武不忍杀他,孜孜不倦地让他认输,想尽办法留他性命。可是,这次两全之后,下次便不会再对上吗?

  朱武说二哥是浪漫的人,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天真又烂漫呢。他想和二哥做没有立场的朋友,后来发现根本不可能;他又想和二哥在正魔立场下共存,他心里其实明白这也是不可能的事,但他就是不愿意面对。

  某种意义上,优柔寡断的二哥在这种事情上比他来的要干脆得多。而二哥永远对自己狠多了。

  狼叔有一句话说得很对,即便二哥拥有武痴绝学和天之剑法也不可能抵挡得住魔界大军。二哥没有反驳,他自己也清楚,他不是那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人。苦境势力太混乱也太不够团结,魔界的进攻是无法阻挡的。而杀死朱武也不是彻底解决魔界和中原争端的最好办法。

  最重要的是,他相信朱武,或者说他相信朱闻苍日不是那种灭绝人性的嗜杀之人。朱武还有向善的机会,还有改变的余地。如果牺牲自己可以唤醒装傻充楞的朱武,唤回朱闻苍日,二哥绝对会去做的。

  和朱武最终决战时的天之见证是真正的完满之剑了。不仅仅在于使用了天之神器——涅槃,还在于二哥的心境。他在回忆里说,直到自己杀死冷霜城时才终于明白天之见证的无我无私,舍己存道是何种意义。只因为在亲手杀了冷霜城后,二哥才真正将他心中所有爱恨情仇通通放下。

  月漩涡的回归了却了他手足情的遗憾;

  传授宵天之剑法了却了他对家族传承的责任;

  杀死冷霜城则是了却了他对冷艳的爱、对冷醉的悔和对冷霜城的恨。

  至此,朱武面对的是真正可以无我无私,极致超脱的二哥了。所以那道天之见证足以杀死朱武。

  然而二哥证道的最后一举,也正是这手留情。

  他以死成全朱武,他也以死成全了自身剑道。

  他的剑是救赎之剑,而非杀生之剑。

  可是,对于朱武,或者说朱闻苍日来说,这种成全未免太过惨烈,太过无情了。

  我想,朱闻苍日是死过两次的。第一次死在傲峰,第二次则是彻底死在了天邈峰。

  失去唯一的挚友,朱闻苍日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与其说朱闻苍日是朱武的真心,不如说朱闻是朱武人性里最浪漫、梦幻的一面。他原本只虚幻地存在于朱武的幻想里,直到这个化体拥有了挚友,这份虚无的情感才算真正有了寄托。正因为二哥的存在,所以朱闻苍日即便无奈也甘愿重掌鬼王之位,只为救回二哥。

  虽然朱武绝情地说朱闻苍日已死,现在只剩战神银鍠朱武。但不管是他还是观众其实都知道,只要二哥还在一天,朱闻苍日便会在银鍠朱武体内存在一天。端看每次伏婴师在朱武面前提及二哥,朱武的举动都很耐人寻味。

  天邈峰决战的结果,很大程度上是双方信息不对称下的惨案。

  二哥太低估自己对于朱闻苍日的重要性;而朱武也太低估二哥的牺牲精神了。朱武某方面也和二哥神似,什么都想保全,最后却什么都挽回不了。

  斩风月这把刀的名字起得实在太好了,不止自己断成两截,也是真把朱武那浪漫的风花雪月给斩断了。神州1的朱武好歹还会开开玩笑,说些冷笑话,玄苍泣的朱武和后期的恨长风只剩苦大仇深,半点快乐也没了。

  这世上,多难得才能找到一个知己,一个挚友?朱武活了这么长时间,不管是朱闻、朱武还是恨长风,真正能让他以挚友相称的只有那一个人而已。但就是这样的人,却有无数人逼着他去杀。赭杉和素素在二哥墓前说的话,以及朱武回到魔界后狼叔说的话无不证明大众根本不相信两人之间能有多深厚的友谊。二哥的死是不敌魔界大王,而朱武的【虽然活着,与死无异罢】也只是换来狼叔一句【有这么严重吗】。

  朱武杀了二哥,二哥又何尝不是杀了朱武一次呢。

  二哥希望朱闻苍日脱蛹而出,又哪里知道朱闻苍日早跟着他一起死去了。他留给朱武的只剩亲手杀死挚友的愧疚和对中原保留的那点善念。若是没有这份愧疚和善念,朱武后来必定不会倒戈得那么彻底,宁愿死在涅槃剑下也要送弃总回去。

  斩风月和涅槃这两把武器,我愿意相信这是编剧给朱箫二人的浪漫。

  斩风月和二哥殉情了,涅槃则是跟着朱武一同退场,冥冥中注定,他们二人要殊途同归。

  这里必须说一下两人的最后决战。我认为这场打戏不管是在操偶武戏,配乐、音效还是口白上都是高规格的。台词口白就不说了,那叫一个微妙啊。而武戏,通常情况为了不穿帮,武戏的拍摄都是拍部位特写的。但是这场武戏非常难得的给了全身武戏,配上漆黑的背景和涅槃的BGM,那种仿佛进入另外一个次元的战斗立马提升了逼格。虽然画面效果有些不尽如人意,但是我觉得这已经算是一个非常大胆的尝试了。而烈路狂途在二哥释放天之见证的时候响起简直惊艳。我猜听这首歌的人绝大部分脑子里想到的第一个画面就是水柱飞起,然后自动播放台词——真正的天之见证。【233】

  但是就像之前说过的,二哥从出场美到退场,甚至很少战损。所以即便这是他注定要失败的决斗,他死的场景仍然是那么诗意,像幅画一样美。

  漫天飘着雪,脚下却因为涅槃落地而春回大地,遍地花开。这真真完美诠释了二哥,面冷心热。披着一层冰霜的皮,内心却是那么温柔。

  他躺在挚友的怀里阖目,没有遗憾也没有悲恸。甚至临死前还见了朱闻一面。

  他留给观众的是飞雪中那安详的面容,以及朱闻眼角那滴泪。

  【这不是亲儿子待遇是什么!】

  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朱武看过后面的剧本,那日天邈峰上还会驱船跟上去厚脸皮地说“给我机会,给我余地”吗?这是个不好回答的问题。但如果问他决斗那天,还会不会下杀手,后不后悔,恐怕他是悔得肠子也青了罢。

  黑羽恨长风的出现,是这么静悄悄地表现朱武对二哥的死刻骨执著。

  你是白雪,我甘做黑羽衬托。你的剑,我日日背在身上。你的话,我一句也不敢忘。

  最后的最后,朱武终归还是要面对现实。

  在看弃总被送回天界的那一集,蓦地发觉,涅槃这把剑确实太配这个名字了。

  对于二哥来说,涅槃成就了天之见证,是他最后的证道。

  黑羽恨长风带着涅槃出世,而涅槃最后也让朱武得到了解脱。

  也因为朱武死在涅槃剑下,断绝了弃总下界的路子。如此这般那般,差点毁灭的神州终于可以涅槃重生。

  再往大了说,横跨十几档戏,播了N年的异度魔界线从此终结。霹雳再往后的剧情,某种程度上也算是另一种涅槃了。

  后来苍在新剧中出现,随身并未携带涅槃。我更愿意相信,苍按照朱武的遗嘱,将涅槃一同葬在了天邈峰。

  那么天邈峰烈士陵园里,斩风月和葬日有没有陪伴着涅槃呢。

  再往后许多年许多年,往事都随风,新人新事层出不穷。那些穷途末路,那些英雄哀歌,那些爱恨情仇都被掩埋于时间中。

  无须吊唁,无须歌颂。

  只愿地府一壶酒,仙山共渡船。

   


评论(7)
热度(102)

© 司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