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新厌旧
●反复无常
●爱之深,虐之切

关于

【秦时明月】【政聂】孤雁

  被小师哥炸回坑,政聂君臣太戳心窝子了,实在忍不住自割大腿肉。

     本来想按照大事纪来写,结果本家的时间线混乱得一批,诸位看客也不要太纠结历史时间和年龄了。

     政聂实在是对神奇的CP,即便正篇里描写二人关系只有寥寥几笔,但是看客却能无尽脑补他们的过去。


     ——————————————

     ——————————————


  秦第一剑客叛逃,帝震怒,下令擒拿归案。


  古往今来,擒获叛徒皆是加官进爵的好差事,不说为自己增添几分美名,便是皇帝赏赐之金银珠宝也足够惹人争抢。


  只是,这一回,精明之人却是觉出了端倪,这不是美差,而是烫手的山芋。


  所幸,满朝文武不过担忧一瞬,陛下已经指名道姓把山芋塞到了相国大人手里。即便烫得烧手,相国大人也不得不接。


  李斯心中叫苦,也只能从列位里站出身来跪拜接旨。在叩首那短短一瞬间的目光接触里,皇帝陛下眼中的深意让李斯心惊肉跳。


  下朝之后,李斯犹陷入困惑当中。


  盖聂怎么就走了?


  陛下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


  咸阳宫内,若说揣摩上意,李相国称第二,那便无人敢说第一了。只是今次,李斯面对嬴政,也是琢磨不透了。


  自李斯从吕相阵营转投嬴政势力,他还是第一次对一件事的处理有这么大的不确定。只因为,要处理的对象是那个盖聂。


  整个大秦,谁都有可能会背叛嬴政,便是血肉相连的兄弟,不也一样想犯上作乱。但李斯从未想过盖聂会离开嬴政。


  李斯第一次听说盖聂,是在市井百姓们的闲谈中。那时他并不知晓盖聂的名字,只是听闻鬼谷派的当代弟子已经出山行走,即将掀起新一轮的腥风巨浪。纵横家前有苏秦张仪,后有孙滨庞涓,无不是惊才绝艳,操纵天下之能士,得纵横则得天下的流言早已吹遍满地。这类奇人向来是百姓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好素材,只是众人只知纵横出山,却不知他们究竟姓谁名谁,又是何种模样。


  后来,李斯终于在一份密报里得到了这位鬼谷子高徒的名字和画像。虽然画像不过寥寥几笔勾勒,但也足够李斯看出盖聂的年轻和风度。等他在某一日亲眼见到真人时,则更加疑惑于盖聂清冷高绝的面庞和凌云晓月般的身姿实在和城府高深、阴险诡谲、心狠手辣的纵横家相却甚远。


  那时盖聂已经随侍于年轻而势弱的秦王身侧,官方职位是秦王首席剑术教师,无品无阶,一介散人。


  李斯嗤之以鼻。堂堂鬼谷高徒,一代纵横家,却只是个剑术老师?是纵横派太久没有出来以至于世人早已忘却他们搅动风云的手段,还是盖聂过于年轻无辜的脸令众人不生忌惮。以至于盖聂和秦王以师生的身份在咸阳宫内亲密来往竟连个监视的人都没有。


  李斯早隐隐察觉到吕相的日薄西山,以及相对应的,冉冉升起的帝国真正的王。


  吕不韦到底是个臣子,再大的权势也抵不过外姓血统。而嬴政却是正统的皇帝,即便在权臣的阴影下苟延残喘。但谁又能断定,这个质子国王会没有反击的一天。更何况,他并非毫无依仗。嬴政也如秦惠先王一样,有了他的“张仪”。


  韩国一行,韩非的逼劝不过一个契机,否则他贸贸然转投新主,岂非太过没了脸面,如此这般危急时刻顺水推舟才算是事出有因。


  只是,李斯是有些后悔这么晚投靠嬴政的。


  对于君王这类人,他们的心永远都是那么小,在某一处温柔软弱的地方只能堪堪容纳一两个人。盖聂在嬴政风雨飘摇的时候来了,带着飒踏热血和少年野望,挤进了嬴政心里。


  李斯不行,他最多只是个半路拐道的人,嬴政看他只会是识时务者为俊杰,绝不会有任何相知相许的温情。他会是重臣,但早就丢失了角逐心腹的资格。


  待他年,秦王变成始皇帝,他会有许多臣子,不少重臣。然而,能让他心软的人永远只有,也只会是那一个。


  嬴政对盖聂有多宠爱,那是人尽皆知的。皇帝想对谁好就会极尽所能的表现出来。若是连喜欢都要遮遮掩掩,当这个皇帝委实无趣。所以盖聂还是一介布衣便可以带剑行走于咸阳宫,如入无人之境。所以盖聂可以穿上一年只得两匹上贡的稀世布匹缝制的衣衫。所以盖聂是皇帝的老师,所有人见了他都得鞠躬行礼,喊一声先生。所以盖聂在夺得秦国第一剑客美名后,众人还必须尊称他为剑圣。所以盖聂身为男子,却可以常住咸阳宫。


  嬴政素以严苛闻名,大秦律法更是条目繁多。盖聂的众多特殊待遇实在让人瞠目结舌。


  许多人期待着他荣宠尽衰的时刻,好欣赏一下剑圣大人朱楼倾覆的模样。只是众人盼啊盼,等啊等,盖聂从秦王首席剑术教师成了秦王卫尉长官,还好好在那山巅上站着,没有一丝要掉下来的迹象。


  李斯和盖聂的关系并不算好,当然,满朝文武就没有一个和盖聂相交甚笃的。身入官场,不随大流地结交党羽,不是傻子就是弃子。盖聂当然不可能是傻子,也不会是弃子。只是大部分人都没他那个能力洁身自好,盖聂只需要皇帝陛下的信任就已经远远超过臣子们劳心劳力的合纵连横了。


  盖聂的油盐不进也是李斯不喜欢的一部分。他觉得很不可思议,皇帝怎么会喜欢这样一个看不到弱点的人。倘若有一天,盖聂要走,皇帝拿什么留住他,或者说威胁他?当然,这是彼时李斯脑中一瞬间闪过的想法,并且引他发笑一阵。


  盖聂和嬴政,是坚不可摧的组合。


  盖聂就是嬴政的护心镜。端看六国派来多少行刺的刺客都被盖聂斩于剑下便知盖聂对于嬴政的重要性。


  最让李斯心惊胆战的则是,盖聂并不爱出风头。诛吕,囚赵,除嫪毐,灭韩,坑赵,屠魏、杀楚,剿燕、攻齐,此般种种,嬴政终于成为了天下共主。世人都道秦军用兵如神,嬴政心思诡谲,而端坐庙堂之上,皇帝身侧的盖聂却只留一个天下第一剑的打手名声。


  那许多个师徒二人秉烛而谈的日日夜夜,不足外人道也。


  大多数人喜爱夸夸其谈,若做成某事便恨不得天下皆知。


  但不是盖聂。


  李斯不懂他为何宁愿享受这种蛮横武夫的名声。


  盖聂是个彻头彻尾的纵横家,无双剑术不过傍身之计,合纵之道才是他在嬴政身边立足的根本。


  然而这也是盖聂的可怕之处。世人总是小觑他,就算知道他是天下第一剑,也是小觑了。


  盖聂有时就像嬴政的影子,站在不甚光明的地方。然而也只有他能够成为嬴政如此贴身的存在。嬴政连妃子都不同塌而眠,却能让盖聂守在床边。这对于嬴政来说是一个很强烈的危险讯号。但大部分时间里,不管是嬴政自身,还是李斯这类臣子都没有体味到这种危险。盖聂是自己人太久了,久到所有人都觉得理所应当。


  朝臣们对盖聂鞠躬也鞠得越发熟练,再有一些见过盖聂年轻时模样的老人感慨,许是盖聂大人同陛下处得久了,模样和气质也越来越像陛下。


  上朝时,李斯看到穿秦卫尉黑衣官服的盖聂,和皇帝陛下确实快有三分相像了。只是到咸阳宫内殿,换却一身白衣,又还是当年在韩国醉酒挟公子的盖聂。大概皇帝陛下也有些着迷盖聂在这两个状态之间如此自然地切换。


  当然,李斯还是不喜欢盖聂。因为嬴政的信任,盖聂要走了九十九,他们这些臣子只能争抢剩下的一,实在可怜得很。


  盖聂是嬴政的剑术老师、贴身侍卫、隐形谋士,按理说也不会有功高盖主,不许将军见太平的下场。但李斯微妙地感觉到了这对君臣之间的摩擦。


  盖聂不是嬴政肚子里的蛔虫,他和嬴政总会有矛盾。


  李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直面两人的争论,是关于一个孩子。


  那是丽姬之子,却并非嬴政之子。


  荆天明在大部分时间里没有姓,只有名。伺候他的人称呼他为天明公子。嬴政子嗣众多,受宠的却很少,成功长大的那就更少了。天明公子在这堆人里是个很特殊的存在。


  后来,他亲爹刺秦失败,丽姬也自刎身亡。秦王震怒之下要赐死这个给他带来无尽羞辱的男人的儿子。


  盖聂为了这个孩子,罕见地顶撞了嬴政。


  那时李斯自觉王上的表情非常可怕,没有愤怒,没有质疑,只是十分平静地问,盖卿何以对这罪人之子青睐有加。盖聂竟然回答说,荆轲固然有罪,然而孩子却是无辜的。


  王上当时笑了下,李斯微不可见地抖了抖,被吓的。


  王上说,既然盖卿为其求情,寡人便开这个恩,留他一条性命。只是寡人再不想在咸阳宫看到此子。


  盖聂于是叩谢王恩。


  李斯从这个房间出来时,一身衣物已被冷汗浸了个湿。


  盖聂为避嫌,并未插手荆天明离宫之事,所以他并不知道荆天明不仅被封住过往全部记忆,还被月神种下封眠咒印,也不知孩子究竟被嬴政送去了何地。

  

  嬴政的报复心何其之强,这场失败的刺杀加快了燕国的灭亡。而小小的荆天明虽然留住了性命,却仍然被拿捏了性命。


  荆天明离开了。

  

  相对应的,嬴政送了盖聂一柄剑。

  

  ——渊虹

  

  极其讽刺的剑与主人,渊虹的剑鞘甚至和天问剑如出一辙。

  

  皇帝何种心思已是昭然若揭。

  

  敏锐如李斯几乎以为皇帝下一步就要杀死盖聂。

  

  他又想太多了。

  

  虽然坊间传闻影密卫的出现就是盖聂失宠的征兆,章邯俨然要取代盖聂成为新的卫尉首领。然而卫尉是卫尉,影密卫是影密卫,从一开始就是不同的。


  大多数朝臣对于盖聂的剑术只在臆想阶段,少数经历过燕国使者图穷匕见的人才有幸见过盖聂拔剑。


  荆轲刺秦,虽然最后败于盖聂手下,但嬴政若是一心想要追究,这里头仍大有文章可做。譬如盖聂为何没有第一时间察觉出荆轲和秦舞阳的杀意;又譬如盖聂没有当场毙命荆轲,是对荆轲留手;再譬如荆轲在咸阳时,盖聂是否暗中和他有过来往,参与此次刺杀。


  总之,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这曾是绝大多数人以为盖聂要就此倒台的契机。


  只是,再往后,七国归一,天下大同,秦王成为名副其实天下的主人。


  这对君臣仍旧相安无事地度过了数年。


  盖聂地位稳固得已经让人没有扳倒他的念头了。


  盖聂前三十年,拥有了常人一辈子难以企及的东西。荣华富贵、名扬天下。秦一统七国背后有他的影子。纵横派也由此更添一抹辉煌。


  但他却走了,抛弃君王恩宠,一身富贵,离开了。


  这是李斯想破头也无法理解的做法。


  随后,皇帝下令抓他回来。


  这又是让李斯纳闷至极的话。


  若说盖聂的背叛让皇帝陛下气急攻心,脸面尽失,直接派人前去刺杀便是。带着首级回来和带着大活人回来完全是两个难度的事。


  抓他回来?


  让他回来干嘛?皇帝这么多年还会不了解盖聂吗,他即然选择出走,回来了又如何。


  镜子碎了便是碎了,即便拼接回去,也有了道道裂纹,再难圆满。


  听说盖聂离开的时候还带着一个孩子,是他暗中找寻多年的荆天明。


  李斯忍不住笑出了声。


  何必呢,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笑了两声,李相国便笑不出来了。


  盖聂啊盖聂,何苦一走了之还要给我留下这样一个难题。


  忽而,有雁鸣声自上传来,李斯仰头望去。


  一只孤雁飞向湛蓝天际,一往无前。


评论(11)
热度(233)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 司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