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新厌旧
●反复无常
●爱之深,虐之切

关于

【政聂】我和始皇的十七年(二)

  天祚


  曾有史官记载:盖聂者,赵国榆次人,习之於鬼谷先生。周游列国,以剑得名天下。西行入秦,为秦王师傅官。


  意思是说,赵国榆次人盖聂,在鬼谷先生门下学习。(长大后)出游各个国家,因为剑术高超,天下人都知道他的名头。(玩累了)向西到秦国去,成为了秦王的老师。


  在那个年代,普通学子想当官有多难。首先,你得有机会见到当权者,也就是各国的国王。但是作为手无缚鸡之力的战五渣,直闯王宫的下场只可能是提前面见祖师爷。这个时候,摆在求职者面前有两条路。第一,成为权臣的门客,这个门槛稍低,只要愿意守株待兔,基本可以见到你想见的大臣。第二,金钱开路,买通有渠道的贵族为你举荐,若是举荐人面子够大,嘴巴够利,可能第二天你就能入宫拜王了。这个时候,全凭三寸不烂之舌蛊惑住王上,让他赏识你。即便如此,成功率也并非百分之百,朝堂上有竞争者,派系斗争,甚至只要你长得不顺眼,都可能成为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原因。


  天下才子千千万,能以平民之资谋得一官半职者,无不是有大神通。


  可是,对于那时的秦国上层圈子来说,盖聂的出现是极其突然的。


  在此之前,他们从未听说盖聂请谁引荐,甚至于根本不知道盖聂进了咸阳城。


  然而,就是忽然某一天,这个和他们想象中的纵横家完全不同的少年站在了秦王的身边,任职秦王剑术教师。


  什么,不是秦王首席剑术教师吗,首席呢?


  一来就踹开秦王众多老师成为首席,还想不想在职场混了?


  当然, 取得首席剑术教师这个名号的路途并不艰难。


  他剑术最佳,年纪最轻,颜值最高,师父最牛,不当首席谁当?


  当事人盖聂妄图郑重澄清,他并非突然出现,也不是心血来潮效忠秦国。在此之前他可是跟踪嬴政起卧月余,深刻了解到他的潜力,才下定决心辅佐他的。这是事关天下苍生,非常严肃的决定!


  当事人嬴政,对此不予置评。


  当然,在他的心里已经对这次会面吐槽了个七八百遍。


  对于盖聂来说,他自认为自己的出场颇具侠客风范,以及鬼谷派天然的神秘装逼感。而对于嬴政,除了惊吓,只剩惊吓。


  盖聂确实生得令人赏心悦目,然而当他在一个雷霆大作的夜晚,拎着一颗鲜血淋漓的头颅忽然出现在嬴政寝宫床侧边时,再好看的面容也堪比恶鬼凶厉。更何况盖聂左手是人头,右手仍持着剑。嬴政如何能断定他不是另一个刺客。


  并且,这个刺客还不管不顾地大放厥词。


  “我观秦国大厦将倾。”


  嬴政闻言,登时也不怕了,一个激灵从床榻上蹦起来,瞪视盖聂。


  “君不君,臣不臣,子不子,父不父,朝纲乱,人心散,如何不危?”


  嬴政大为光火,万万想不到连一个刺客也能嘲讽他这个秦王有名无实。


  “大胆刺客,若要杀寡人便动手,何须出言侮辱。”


  “我从未说过要杀你。”


  人头随着手指的松开砸落在地,发出一声闷响,仿佛惊雷敲击在嬴政心间。


  “这是我送给王上的投名状。”


  嬴政低头一看,其貌不扬的人头,眼睛还未闭合,脸上的表情仿佛在告诉世人,何谓死不瞑目。


  在那之后的数日,嬴政都会在噩梦中看到这张脸。


  嬴政隐隐猜到,这个死人才是今夜前来刺杀他的刺客。而眼前之人却说将其作为投名状,难道夜黑风高,擅闯咸阳宫是为自荐不成?


  这是什么狗屁理由。


  嬴政十动然拒,话未出口就被重甲兵们沉重的脚步声打断。


  而眼前人的身影转瞬已融入殿内的阴影,不见踪迹。


  好快的速度。


  嬴政一边感慨这些武林人士的奇妙身法,一边拿起自己的佩剑,再拎了那个人头往雪白衣衫上抹了几道血迹。


  于是,当一队禁卫军闯入时,便见自家君主一脸肃杀地提着剑,衣摆溅血,脚边立着一颗死不瞑目的头颅。


  在昏黄烛火,幽幽红帐的映衬下,颇具鬼魅之相。吓破数个狗胆。


  当朝卫尉军官长与嫪毐交好,这些士兵来得这般快,只怕不是闻讯护驾,而是早知有刺客行刺,给他收尸来了。


  嬴政怒喝:“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把这些处理掉。”


  “诺……诺……”


  没人敢问为何刺客的身子不翼而飞,只剩一颗带血的头。问了,只怕真相会更为惊悚。


  即便人头已经被带走,嬴政似乎仍能从殿内空气中闻到残存不散的血腥气。他嫌恶地皱了眉,招来宫女开窗通风,重点熏香。并吩咐准备洗浴之事,他要重新沐浴更衣。


  嬴政朝隔间的浴池走了两步,突然想起殿内那个不知道躲哪儿去的刺客。


  “你……也一起过来!”


  一道细风拂过,嬴政身侧已经立着那道白色身影。


  秦王的专属浴池五丈见长,大小堪比标准游泳池,若是别人看了,定要腹诽一句骄奢淫逸,滥用民脂。可惜现在是盖聂,那个一年四季无论春夏秋冬都在云梦山瀑布下的大池子里洗澡的人,那个面积,眼前的浴池岂非小巫见大巫。


  嬴政三下五除二去了衣物,步入浴池,池内水温正好,是他喜欢的热度。


  按照正常程序,君王赐浴,臣子须待王上沐浴完毕之后再下水。


  嬴政理所当然地以为小刺客会在一旁等他洗完再洗。


  万万没想到的是,他抬眼一看,小刺客已经解了衣袍,一只脚踩在浴池内。


  嬴政必须解释,那一瞬间他绝非色欲熏心才没有对盖聂大发脾气。更何况,盖聂入水很快,他根本来不及看一些关键部位。


  在浴池的两侧,雕有六龙吐水,淙淙热水从龙头口中流出,池内蒸腾而起的热气逐渐散开,氤氲眼前。


  盖聂靠在一颗龙头下,任龙口水流冲刷散发和脸颊。


  在嬴政的认知里,江湖中人以武相斗,以力相博,而刀剑无眼,刀口舔血之人身上必定也伤痕累累。但小刺客却一身光洁,皮肤完好得不似剑客。


  唯独胸口一道狰狞疤痕,刺目,却平添几分狠绝。


  嬴政不知为何会问出口,或许是这道致命伤口遗留下的伤疤让他想起自己曾经经历过的生死追杀。


  “你胸口的伤……”


  盖聂下意识抚上伤口,似是回忆,“这是在下师弟留下的伤口。”


  师弟?小刺客难道还有什么师门?


  盖聂说:“不过,礼尚往来,我也在他身上留了一道不相上下的。并且约定三年之后定要分出胜败生死。”


  嬴政霎时失语,不知小刺客究竟师出何门,竟与同门师弟相残至此。却见小刺客朝他游了过来,停在身前三寸处。皎皎月色,水光潾潾,映出小刺客一双清冽澄澈的眼眸。


  “王上,家师曾说,若我不能决绝,就永远无法实现心中的梦。”


  “但是,有些梦,虽然遥不可及,但并不是不可能实现。”


  “只要,足够的强!”


  嬴政被这样的一双眼睛摄住,耳边小刺客的嗓音仿若惊涛骇浪拍打过来。


  “天下纷争七百年,战乱无数。今以六国孱弱,唯秦独霸。当下,正是王上您的机会,秦国的机会。”


  “结束这场乱世,成为天下的王!”


  “在下愿为您的剑,您的盾,您的喉舌!”


  “你……究竟是何人?”


  “鬼谷弟子,盖聂。”


  嬴政在震惊之中微微启唇。传说中一怒而诸侯惧,安居则天下息的纵横家?


  “为何选寡人?只因为寡人是秦王?”


  “更因为秦王是您。”


  嬴政自这双眼眸的深处看到了自己的倒影,满满的倒影。在这之前,从未有人这样看他。


  他是傀儡,是筹码,是笼中困兽,是王位上的一个影子。


  人们需要的是权利,而不是他。


  盖聂的眼神是纯粹的炽热,直白的渴求。是对他嬴政!


  成为天下的王!


  嬴政的心滚烫起来。


  就着汤池热水,抓住盖聂的手。


  “请先生助我!”


  在最初的最初,这本是场强买强卖的交易,但谁又能说两人不是甘之如饴呢。


  


  秦王政七年春,咸阳城久旱逢甘霖,是为天祚。


-----------------------------

要按照历史纪年写,十七年真不够啊。后面可能会改时间线了【真的晕菜】

长佩地址

  


评论(3)
热度(75)

© 司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