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新厌旧
●反复无常
●爱之深,虐之切

关于

【政聂】我和始皇的十七年(四)

  灾异


  秦王政八年,发生了许多匪夷所思的事。


  先是长安君成嶠率领秦军进攻赵国,却在屯留率军叛变,秦国一片哗然。这次反叛行动非常突然,但被迅速镇压,成嶠也自刎身亡。


  然而嬴政和盖聂都知道,成嶠并非自杀。而是被罗网派出的杀手八玲珑刺杀而死。


  盖聂周游列国时,久闻秦国罗网大名,号称遍布天下,网织众生。七国之内没有罗网不能潜入的地方,没有罗网不能刺杀的人,没有罗网不知道的消息。传得神乎其技。


  这一次盖聂终于见识到了罗网的厉害。


  成嶠叛乱,而他死亡的消息甚至比叛乱被镇压还要快传回来。说明罗网在赵国的眼线何其厉害,传递消息的速度何其之快。并且,由成嶠的死可判断出,罗网首领有非常大的生死主控权。至少,在成嶠的死上,嬴政并没有下任何命令。这也导致嬴政对罗网的先斩后奏非常不满。


  罗网的首领名叫庸居,十分神秘,就连嬴政也只在几次重要场合中见过他。但毫无疑问的是,庸居并不是他嬴政的人。然而以嬴政目前的资源,无法得知庸居究竟向吕不韦、嫪毐哪一方靠拢。


  其后,李斯为嬴政献上了他的同门师兄韩非的几部旷世著作。李斯与韩非同在荀夫子门下学习,二者交情甚笃。秦国流着法家血统,向来是这个学派的学子最喜欢致仕的国家。不过,李斯上呈这些文稿,也存了自己的几分私心。于公,他为王上引荐了一位人才。于私,他了解韩非这个人,且不说韩非是韩国公子,即便不是,韩非也不会为秦国效力。如此,李斯也不用担心韩非成为他的官场竞争对手。


  不过,李斯没想到的是。嬴政对韩非大加赞赏,甚至说出了“嗟乎,寡人得见此人与之游,死不恨矣!”这种话。


  嬴政说完,就有些后悔了。


  韩非在《五蠹》里重点批评了横行霸道的纵横家,说:士民纵恣于内,言谈者为势于外,外内称恶,以待强敌,不亦殆乎!故群臣之言外事者,非有分于从衡之党,则有仇雠之忠,而借力于国也。从者,合众强以攻一弱也;而衡者,事一强以攻众弱也:皆非所以持国也。


  里面甚至还写了一句非常引仇恨的话:故破国亡主以听言谈者之浮说。


  而他身边就坐着一个纵横家。


  这个纵横家正在翻阅《五蠹》。


  盖聂看完后,不紧不慢地说:“此人有大才,若能为王上效力,王上之幸,秦国之幸。”


  不知为何,嬴政悄悄松了口气。


  不久,发生了一件怪事。秦国派遣到韩国的使臣被杀了。以韩王安的懦弱和韩国孱弱国力,韩国不敢,也不会刺杀秦国使臣。但事实摆在眼前,秦国上下震怒,立即让李斯成为第二任使者,带着给他撑腰的十万秦军兵临新郑,要韩国给出个说法来,否则立即大军压境。


  紧随其后的是嬴政向盖聂提出要微服私访前往韩国。嬴政说服盖聂用了三个理由,其一,韩国国力最弱,现在又因为秦国使者刺杀一事,让秦军得到驻军新郑的理由,使得此次微服私访的安全性提高了很多;其二,他以一国君主的身份远道而来,如此礼贤下士,应该足够感动韩非了吧;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想要试探罗网。


  盖聂对于前两点不置可否,但是对第三点尤其不同意。


  “王上,恕在下直言。罗网神秘非常,谁都不知道这个组织内的杀手究竟有多厉害。您此刻微服私访,一旦出事,后果不堪设想!”


  “先生,寡人知道非常危险。但,寡人相信先生。”


  盖聂登时惊讶地睁大眼睛。


  “寡人早已将身家性命交付在先生手中。”


  盖聂下意识握紧了拳,郑重望向嬴政,目光灼灼。


  “在下必定拼死护王上周全!”


  “无须拼死。不管是寡人,还是你,都会平安回来。”


  嬴政的魄力不可谓不大,罗网的归属始终是他心里的一根刺,他必须弄清楚。


  很快,他们联合御医、宫女伪装出秦王染病卧床,无法见客的状态。二人乔装打扮一番后便秘密离开咸阳,朝着新郑进发。


  在路上,盖聂果然察觉到罗网杀手,要致他们于死地。


  吕不韦虽然忌惮嬴政,却从未想过要他的命。会对他如此痛下杀手的只有嫪毐!


  庸居果然是嫪毐的人!


  如此一来,庸居绝对不能留!


  嬴政在新郑差点暴露,惹来八玲珑和夜幕的联合绞杀。所幸最后有惊无险,跟着秦军大部队一起回秦。


  此番韩非对嬴政的拒绝自然让嬴政大为恼怒,甚至起了破罐子破摔的想法。而韩非身边那位纵横家也同样引起了嬴政的注意。


  嬴政还记得盖聂胸口那道狰狞的伤疤。


  鬼谷派每代只收两名弟子,若卫庄是盖聂师弟,那么给盖聂留下这道伤疤的便不可能是其他人。


  但两人之间的关系却没有嬴政想象中那般恶劣,甚至他和韩非的见面也是盖聂主动找上卫庄,从中斡旋。


  嬴政眼光毒辣,他看得出,流沙几人绝非等闲之辈。而卫庄既然同样师承鬼谷,手段不可小觑。


  区区韩国,却如此卧虎藏龙。六国之内,必先灭韩!


  这一年的十月,渭水惊现震动朝野的灾异——河鱼大上!


  这本是因为连日天降暴雨导致河水泛滥成灾,水中的鱼随着河水急流入渭水,很多都被冲上了岸边。


  但却被认为是豕虫之孽,是上天警示人间的灾祸。


  很快就有各地臣子上书咸阳,以河鱼大上,小人猖獗为由,奏请秦王早日行亲政大礼。


  时隔不久,彗星见,或竞天。


  此为大凶之兆,是君臣失政,浊乱三光之象。


  种种异象均让太后赵姬和嫪毐压力倍增。男子二十冠,天子诸侯之子十九而冠。嬴政如今已是二十一岁,还未加冠,实是大大的荒唐。


  而吕不韦又借机对嫪毐发力,效忠王室正宗的一些臣子也揭竿而起要让嬴政继承王权。


  重重压力之下,嬴政及冠暨亲政大典终于定下了日子。


  ——————

   

     写的时候发现天行九歌对于政哥的小细节还可以,那个时候政哥还被追杀说明肯定没亲政,没亲政就是还没加冠,所以是散发造型。然后第二季预告片立马来了个政哥举行大礼的镜头,那估计是亲政大典了。

     希望第二季多给点政聂互动,嘤嘤嘤。

     至于秦时,看我麻木的脸【= =】


     ——————


    长佩地址


评论(4)
热度(76)

© 司零 | Powered by LOFTER